Home必威手机登录美剧版《三体》热议背后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在哪里

美剧版《三体》热议背后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在哪里

每经记者 杜蔚    每经编辑 董兴生 赵云    

日前,Netflix(以下简称奈飞)忽然官宣将拍《三体》美剧,迅速引发广泛关注。甚至有网友激动地表示,“终于能在有生之年,看到一部上映的《三体》”。

李莎的研究生导师罗韵娟说,李莎早在大二时,就参与了她本人指导的有关抑郁症健康传播研究的大学生创新创业训练计划(SRP)项目。

李莎还经常趁送学生回家的时候进行家访。支教团团长王弘说,李莎是真的在关心留守孩子的成长。

李莎的身上总是散发着一种热情阳光的感染力,她爱美食,珍惜与三两好友分享美食时的快乐;她爱看书,她相信“读书多了,看过的书籍都潜藏在气质里”;她爱摄影,用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捕捉一个个精彩瞬间……

罗韵娟说,以前有人批评有些大学生是精致利己主义者,但她在李莎身上完全看不到这一点,“她的选择总是利他的。”

罗韵娟说,李莎尊师爱友,总是像个小姐姐一样细心体贴地照顾和关怀身边的每一个人。“跟我语音沟通的时候听我声音有点嘶哑,她就会暖心地询问我是不是感冒了,提醒我要注意身体,在我生日的时候也不忘送上短信祝福。”

室友冯越说,在决定要去支教后,李莎一直很高兴地做着相关准备。“她每天很早就起床,出门参加与支教相关的培训。晚上回来之后,她也不休息,而是在网上寻找有趣的英语短篇、动画,冥思苦想在课堂上可以和孩子们互动的游戏,想让孩子们燃起学习英语的热情。”

《三体》要由三体宇宙、游族集团和奈飞联合开发成美剧了,且集结了豪华的制作阵容:《权力的游戏》主创大卫·贝尼奥夫和 D·B·威斯将携手亚历山大·伍(《极地恶灵》第二季制片人)联合担任该剧的编剧和监制……瞬间成为热门话题。(点这里查看此前报道)

时至今日,距离《三体》传出影视化改编已过去了5年,但依旧没有作品问世。不止《三体》,中国科幻影视剧能够叫好又卖座的并不多。虽然去年《流浪地球》凭借46.55亿元的票房,一举登上中国影史第三的宝座,但中国的科幻影视与海外相比还有一定的距离。

此外,拉兹看到,影视机构也逐渐从早期(2015年~2016年)浮躁的泡沫化情绪下沉淀下来。“现在越来越多的机构能沉下心来,真正地想做一些优质科幻产品出来。”

“所谓产业人才培养,更多的就是跨界。中国在这方面其实有很好的基础:拥有大批科幻迷。但科幻群体需要一定的时间才能进入影视专业领域,如音乐、美术造型、计算机特效的学习。”拉兹表示,如今国家加大了对科幻产业的鼓励,“我觉得会促进高校、职业技术培训学校等,对专业性人才的培养。”

那么,如何才能有更多的《流浪地球》与观众见面呢?对此,拉兹认为,一方面,科幻影视想要大放异彩,绝对脱离不了产业上游的科幻文学。“不管是科幻文学还科幻电影,想出经典之作,都需要建立在数量的基础上。需要足够多、足够优质的原创作品,因此中国科幻还需要在作家和作品的数量方面大力提升。”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现在,“‘科幻十条’有非常强的落地性,它不再是一个纲领式、概念式的强调科幻的重要性,而是有具体的落实措施。比如鼓励电影节设置科幻单元、税收及财政补贴的方式、人才培训等都有比较细致的条款。”拉兹欣慰地表示。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我就知道,她是一个非常有亲和力的女孩子。”李莎的室友冯越说,回忆大学四年的学习生活,最快乐的回忆里都会有李莎的身影。

2015年,16岁的李莎以四川达州市通川区文科状元的优异成绩考入了华南理工大学。虽然家庭经济困难,但她自立自强,积极参与勤工助学,用坚韧的毅力克服生活困境。她不骄不躁,严以律己,曾获得国家励志奖学金、学校三好学生、优秀共青团员等诸多荣誉。她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曾获评广交会优秀志愿者、广州国际纪录片节优秀志愿者、华南理工大学社会实践优秀个人等称号。

2019年8月,支教团来到龙胜县。在这支队伍中,李莎年龄最小,却被大家亲切地称为“莎姐”。在支教团夏令营期间,她每天主动劈柴烧火、买菜做饭,为队友们奉上丰盛的晚餐。在“龙胜一对一”爱心助学项目中,她主动请缨,前往最偏远的三门镇。那里路途遥远,从县城到家访学生家中,车程要一个半小时,还要徒步翻山越岭,走上两个小时。

不过,中国科幻影视也在大步前进,票房46亿的《流浪地球》点燃了大众的希望,上个月“科幻十条”扶持政策的推出亦沸腾了整个科幻圈。

她的光芒留在我们心里

的确,科幻文学和科幻影视面对的人群也是不同的,如何把写给科幻迷的东西,变成让所有层次观众都接受的作品,存在一定难度。“很多编剧人才并不了解科幻,而很多懂科幻的人又不懂编剧,这是一个非常大的矛盾点。”拉兹认为,《流浪地球》能成功的一个因素是,影片的制片人龚格尔、导演郭帆都是科幻迷,“相较而言,好莱坞、奈飞有一大批懂各种类型、题材创作的编剧。”

“虽然目前,我们的科幻作品质量提上来了,但是整体规模、数量还未达到发达国家的数量水平。”拉兹进一步告诉每经记者,另一方面,中国科幻产业还需要加大对跨界人才的培养。

去年,《流浪地球》开启了中国重工业科幻电影的步伐,让更多人关注到了科幻产业, 国家也在逐步加大对科幻产业的扶持。

李莎在散文诗《回归》中呼吁对抑郁症患者的理解和关爱:“亲爱的人,如果你相信她是溪流,那么也请相信她始终和汛期时一样湍急,似秋千荡出美丽的弧度,最后冲出河道的桎梏。”

李莎出生于四川省平昌县的一个小镇,家里经济比较困难。她自小就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头。父亲的谆谆教导深深地影响了她:“孩子,在学校一定要狠狠念书,牢记知识改变命运。”

作为中国科幻小说程碑式的作品,《三体》的影视化一直备受关注。但从2015年传出电影开机后,今年8月又传出《三体》电视剧的消息,不过并未有作品与观众见面。反观近年来,《复仇者联盟》《蜘蛛侠》《侏罗纪世纪》《变形金刚》等系列海外科幻片一直在收割中国观众的钱包,与此同时,美剧《权力的游戏》《西部世界》等也吸引了无数中国粉丝。国产科幻片与海外的差距究竟在哪里?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赛博朋克2077专区

究竟是什么导致了中外科幻影视的差距?“我认为最大的一个问题在于‘编剧能力’。像《三体》等很多幻文学作品,作者在最初创作时,并不是为了作为一个剧本或者一个视觉产品去创作的,而是遵循文学作品的规律。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想做成一个适合视觉化的影视产品,不管是电视剧还是电影,都需要进行很大的改动。”拉兹说。

温和有爱 拉着孩子手一遍遍教

在教学工作中,班上有个小彭同学对英语学习有畏难情绪,一个单词、一句英文学了很久,仍支支吾吾。李莎在课后把他叫到办公室,拉着他的手或摸着他的头,一遍遍给他讲解。她与孩子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有个小女孩成长在单亲重组家庭,因缺少关怀,性格内向,不愿与人交流。李莎经常陪伴她,和她聊天,帮她扎头发,慢慢打开她的心扉,渐渐地,小女孩变得开朗起来,逐渐融入集体,学习成绩也有了起色。

回忆起李莎,罗韵娟老师忍不住数度哽咽落泪。“距离李莎意外身故已经近两个月了,但只要一回想起她的音容笑貌,心情就难以平静,仍不愿意接受她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这个残酷而令人悲痛的事实。”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热情阳光 爱读书爱美食爱摄影

近日,共青团广东省委、共青团广西壮族自治区委分别追授李莎“广东省优秀共青团员”“广西优秀共青团员”荣誉称号。

“我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科幻世界》杂志社副总编辑拉兹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

“被她温暖过的人太多了,我只是其中一个,即使她已经离开,但是她留下的光芒依然在我的心里,永远也不会消失,我相信每个认识她的人都会这样想。”冯越说。

5月9日,华南理工大学研究生支教团成员李莎在赴广西龙胜各族自治县龙胜小学开会途中遭遇车祸,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去世。年轻的生命、最美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支教路上。

李莎在笔记中写道:“困难的经济条件有时会局限我们的学习资源,但永远无法阻止我们对知识的渴望。”

“我和她的关系亦师亦友,在她身上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罗韵娟相信,李莎的精神永远不会离开。

罗韵娟老师说:“她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一个活泼开朗、积极向上、有爱心、有想法、有责任感、有使命感的年轻人,她加入这个项目,也是希望能呼吁更多的人来关注大学生抑郁症的问题,提高大学生对抑郁症的认知,减少大家对抑郁症患者的误解和歧视。她专业基础扎实,组织协调能力强,极具亲和力和团队协作精神,再加上她在华南理工大学心理学社工作所积累的知识和经验,成了项目的核心成员和负责人之一。”

更多的《流浪地球》在哪里

支教期间,李莎除承担跨年级、跨学科的教学工作外,还担任了班主任助理,并协助开展学校行政办公室工作。

中外科幻影视差距主要在“编剧能力”

支教西部 点燃孩子内心“火种”

“红色碎花裙,举着小伞遮阳,拉着一个孩子,一个又拉着另一个,阳光、陋房、嬉闹与欢笑……”华南理工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老师张庆园对在广西龙胜见到李莎时的情景仍历历在目。

记者|杜蔚 编辑|董兴生 赵云 王嘉琦 肖勇

前不久,国家电影局、中国科协印发《关于促进科幻电影发展的若干意见》,提出将科幻电影打造成为电影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点和新动能,并明确了科幻电影创作生产、特效技术、人才培养等扶持引导的10条政策措施,被业内称为“科幻十条”。

1 2 3 4 5 6 7 下一页 友情提示:支持键盘左右键“← →”翻页

据悉,《三体》最早就首发连载于《科幻世界》(2006年5期)。拉兹认为,《三体》是国内科幻领域最好的一个IP,“但它目前的开发情况不是很好,此次游族集团和奈飞的合作,可以调动起大家的预期,提升开发优质作品的可能性”。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林霞虹 通讯员张丽、赵春旭

“是她拉着我去参加广州大学生配音比赛,我们在赛前一起坐在电脑前练习口语,录制视频,然后一起站在舞台上比赛,舞台上的灯光十分炫目,但是对我来说最夺目的一直都是在我身边不停努力着的她。如果没有她,我可能会是一个阴沉无趣的人,是她拉着我走到了阳光下,让我看到了不同的风景,让我去想从前不敢想的事情。”

今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家人怕她有危险,劝她不要提前去支教点。她对家人说了些宽心的话,就回到了支教地。她利用自己的专业优势,通过网络平台,把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知识及相关通知精神告诉家长和学生。她还每天在网上进行两个班级100多名孩子的健康监测,监督学生英语科目的网上学习,做好教室的清洁卫生及消毒通风工作、补订学生的夏装校服,协助班主任做了大量的复学准备工作。

谈起中国科幻,始终无法绕过的,就是“科幻世界”四个字。“‘科幻十条’的推出非常及时。”从《科幻世界》一名普通编辑一直干到副总编,拉兹可谓陪伴着中国科幻一起成长,他向每经记者表示,之前对科幻产业的推动大都通过展示性的大会,如中国科幻大会,“是已有成果在国家级平台上的展示,但它的功能性并没有得到太大的体现”。

“她从小就立志要好好上学,要走出山区,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李莎的母亲胡大容说。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大三那一年,李莎作出一个决定:毕业后要报名参加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在研究生复试中李莎表现优异,以总分排名第一的成绩进入了保研名单,但她还是选择去支教一年后再攻读研究生。

“有人说现在的大学生是迷茫的一代,我觉得我们的内心需要一个方向,要找到自己心之所属,才能更坚定地向前走。”在去年的毕业典礼上,李莎接受采访时讲述了自己报名参加西部计划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