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必威手机登录国庆中秋长假福州学生街引游人

国庆中秋长假福州学生街引游人

经过改造的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焕然一新。刘可耕 摄

位于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的特色美食吸引游客。刘可耕 摄

特殊时代,邓卫东的求学之路并不顺利。1977年高考恢复后,才上了两年高中的他,和其他考生一起进入考场。

这些看似特殊的“超龄”学生,都有一个大学梦,但曾因各种原因留下遗憾。如今,机会来了,他们说:有什么理由不去抓住?

邓卫东出生于1963年,1970年上小学,因为成绩好跳了一级,1974年上初中,1976年上高中。

在退休前,黄国强从事建筑行业,靠着自学努力,他已是一名建筑管理专业的工程师。退休后,女儿黄彬婷了解爸爸,学校社会扩招,她把招生信息转发给了爸爸。

10月5日,国庆中秋长假里,位于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的学生街特色街区,吸引游人到此旅游、购物。学生街曾以销售各类新潮服装、饰品、小吃而闻名,于上世纪80年代形成,到上世纪90年代日渐繁荣,成为人气爆棚的购物宝地与青春乐园,也因此而沉淀出更丰富的情感底蕴。但随着城市不断发展,基础设施陈旧、缺乏有效管理和增长后劲等问题日渐暴露,学生街亟待整体提升。该街区去年9月启动整治提升,今年9月30日重新开街。

“好几个涉农专业都是不需要学费的,我就想要报名考试,要去学习。”黄国强自己也没想到,他会是今年扩招生中年纪最大的一个,但对学习、考试,他充满信心。

今年和儿子一起上大学

最近,温州科技职业学院迎来了一批新生——他们是今年学校社会扩招的学生。他们当中,年龄最大的63岁,50岁以上的学生就有17人。有女儿在学校当老师,爸爸当学生的,也有儿子考上了这里,父母一起来就读的……

在今年温州科技职业学院扩招的学生中,和邓卫东一样圆了大学梦的还有很多,63岁的黄国强是年龄最大的一个。他的女儿黄彬婷,则是这所学校的老师。

二名小朋友在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前留影。刘可耕 摄

每个步履不停的人,都是勇敢的追梦人。

父母儿子共大学,祖孙三代同专业,让邓卫东觉得非常有意义。

黄国强的大学梦,已经在心底埋藏了半个世纪。1974年,黄国强高中毕业,三年后才参加高考,“没考上大学”成了留在他心里的遗憾。

本报记者 朱丽珍 通讯员 钟捷音

“爸爸是学生,女儿是老师。”看着有趣,背后有一个退休老人追逐的梦想。

一名女青年在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青春墙绘前留影。刘可耕 摄

设立于福州学生街特色街区的“跳蚤直播间”吸引游客的目光。刘可耕 摄

说起来,畜牧兽医专业和邓卫东目前从事的领域并不相关,在他看来,选择这个专业,一方面是因为儿子就读于这个专业,另一方面,早在1957年,邓卫东的父亲也曾在金华农校畜牧兽医专业学习。

“园艺和建筑相关,新专业和我的老本行可以关联起来,更好地应用到工作中。”上周日,黄国强已经到校园里上了第一堂课,网课暂时不会操作,他想找女儿帮忙。退休3年后,他仍想着通过学习,让自己进入一个全新领域。

11月15日一大早,57岁的金华人邓卫东和46岁的妻子王旭萍,登上了前往温州的高铁。当天,夫妻俩和温州科技职业学院今年录取的其他690多位扩招学生,作为新生到学校报到。

没想到有一天,加起来年龄超过100岁的夫妻俩能成为大学校友。更有意思的是,他们的儿子邓翔,也在这所学校上学,和邓卫东同专业。所以,来自金华的这一家三口成了同学。对于邓卫东来说,这不是噱头,而是圆了一个43年的梦。

黄国强的偶像是袁隆平。“袁老90岁了,还在不断摸索学习突破,这种精神一直鼓舞着我。我才63岁,一切都还不晚。”黄国强的大学梦圆了,而他选择园艺技术专业,是因为心里藏着一个更大的梦想。

因为女儿在校任职,黄国强对于温州科技职业学院很了解,这是全国唯一一所在农业科学研究院基础上创办的高职院校。另外,国家还给了像他这样的社会扩招生不少红利。

63岁的他还有大大的梦想

也犹豫过,想想年龄比较大,记忆力不如年轻人,担心考不上,但邓卫东坚信,人要有点精神,尤其是终生学习的意识和能力。

43年前和叔叔一起高考

夫妻俩最终迈出了这一步,邓卫东和儿子同专业,妻子选择了和本职工作相关的绿色食品生产与检验专业。

儿子大了,夫妻俩经营豆制品生意红火,追梦时机到了。邓卫东不仅自己报名了畜牧兽医专业,还鼓励妻子一起去考试。

今年7月,儿子邓翔考上了温州科技职业学院,被畜牧兽医专业录取。邓卫东一有空,就浏览教育网站。9月份,他在浙江省教育考试院看到了一则高职院校扩招的信息,发现自己符合报考要求。

“基础薄弱,和老三届没法比。”邓卫东第一次参加高考,竞争对手有500多万,录取率低于5%。作为年纪最小的考生,邓卫东连考两年均落榜,只能把梦想深埋。

如今,再过3年,邓卫东就到了拿退休工资的年纪,可他心里那颗想上大学的火种并没有熄灭。

10月25日,邓卫东和妻子一起参加扩招考试。有一瞬间,他甚至有些恍惚,时光仿佛回到了43年前。考场里,考生年龄参差不齐,只是自己已从年龄最小的考生,变成了年龄最大的那一批。